由于脑梗

2017-09-30 09:17

张剑介绍说,徐月胜拿低保,这两年才涨到五六百,以前就是几十块,一两百。说实话,他要还这个钱,也是从牙齿缝里省出来的!因为集体拆迁,分到的补偿加起来约3万元。徐月胜患有多种疾病,每个月光吃药,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之外,还要六七百元。这段时间,他看病已经看掉两万。

在张剑的带领下,随后现代快报记者赶往徐月胜的家。徐月胜恰好外出了。不一会儿,他骑着一辆三轮车回来了,由于脑梗,他脸部肌肉一直看起来很僵硬。停好车子,把随身带的拐杖拄上,徐月胜招呼记者到家里去。

昨天下午,记者首先来到了木龙社区,社区主任张剑表示,这件事他们也是13日刚刚知道。

昨天下午3点左右,记者赶到了芜湖市经济开发区万春街道木龙社区,徐月胜老人就住在这里。此前安徽芜湖《大江晚报》的记者与快报连动,获悉了老人返回老家的消息。

昨天上午,记者获悉徐月胜已经返回了芜湖家中,不过仍然有再次来宁的强烈愿望。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赶赴芜湖,见到了徐月胜老人,他仍然表示,这件事拖不起了。现代快报记者孙玉春

房间里最引人注目的是靠墙角堆放着的药盒,包括排石颗粒以及心脑宁胶囊等,堆得近半米高。而旁边一个旅行袋里,药盒子更多,足足装满了一袋子!

为了偿还26年前的300元旧债,61岁的徐月胜老人10月10日从芜湖赶来南京,寻找当年借给他钱的房东沈庆祥。可是,在记者帮着找到了沈庆祥后,却又联系不上徐月胜老人。而沈老也表态这笔钱不需要他还了。

他家房子80多个平米,没有任何装修,地面是水泥地,墙面上只是简单刷了点石灰。家里也没有什么家具。徐月胜住床是两张椅子撑着的,床板是棕绷的。房间里唯一可以消遣的器物是一台收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