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

2017-10-15 09:01

北京大学法学院刑诉法教授陈瑞华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正在研究非法证据排除等问题的细则,其中就涉及到解决重复自白的问题。陈瑞华表示,刑三庭庭长戴长林曾在《中国司法》上发表论文《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司法适用疑难问题研究》,对于被告人在侦查阶段作出多次认罪供述,其中第一次认罪供述被认定为通过刑讯逼供方法取得,依法予以排除,后续取得的被告人重复性供述是否都应当依法予以排除的问题,论文认为,检察院需要提供证据证明,第一次刑讯逼供对被告人所造成的影响在此后的各次讯问中已经消除,否则就将影响到所有认罪供述的可采性。此外,影响被告人自愿供述的因素是否存在、是否仍有控制作用,都要进行考虑。

根据现行规定,官员单纯收受礼金的行为不构成受贿罪,视情节轻重要受党纪、政纪处分。在司法实践中,一些官员经常以礼尚往来为由为实际上的受贿行为辩护。《刑法》规定,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这意味着,除了索贿,还必须满足为他人谋取利益这一条件才构成受贿罪。虽然中办、国办早就规定在公务活动中不得以任何名义和变相形式接受礼金和有价证券,但因为只是违纪的处罚,执行不力。

大成宁波律所律师龚永茂表示,他曾代理宁波市一国企老总受贿案,检方指控了40万元、60万元和20万元3笔受贿。由于受审老总经历了37小时的连续审讯,龚永茂提出了非法证据排除。最终法院采纳了他的意见,认定了40万元部分的有罪口供为非法证据,并予以排除,但认定了60万元和20万元的受贿。龚永茂认为,国企老总的后续有罪供述都是在之前的非法证据上进行的重复和延伸,是在不自愿的情况下作出的。龚永茂表示,就非法证据认定的要件、方式、重复和延伸问题,亟待出台司法解释进行规范。

在昨天的论坛上,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教授陈兴良透露,刑法修正案(九)拟设置收受礼金罪。这一罪名是指国家工作人员收受他人财物,无论是否利用职务之便、无论是否为他人谋取了利益,都可以认定为此罪。收受礼金罪并不是受贿罪,量刑比受贿罪轻,这个罪名的设置就将感情投资的问题解决了,陈兴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