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倩表示不能接受

2017-09-29 09:18

对此谢炜麒表示:当年赵志强刚进来的时候,各项指标都还算正常,就是偏胖,有点轻微的高血压。后面随着年龄的增大,一直住在里面也不能出来,我们医院一天只有10块钱的伙食费,营养也跟不上。

按市物价局的规定,冷藏的费用每小时为15元,到现在为止,费用总计4万余元。永州市殡仪馆的副馆长蒋拔群向记者介绍,2013年8月8日殡仪馆应芝山医院的要求,将赵志强的遗体运回殡仪馆进行冷藏,后来多次通知其家属过来办手续,但家属一直没来。

2011年上半年,芝山医院相继发现赵志强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在医院的治疗下,病情控制尚稳定。

王主任也向早报记者证实,当天上午确实是他陪同赵倩一起到芝山医院看望了赵志强。当赵倩看到她爸爸之后就一直在哭,和赵志强没有过交流,后来我们就一起走了。

无论是为了多少钱导致父亲走上绝路,但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况且医院方面也存在伪造签名的问题,这样的赔偿我是不能接受的,必须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赵倩表示。

得知赵志强在芝山医院因病抢救无效死亡后,零陵区委组织了调查小组,负责处理此事。考虑到赵志强的女儿赵倩年轻、无固定经济收入,家庭十分困难,政府最终决定给予赵倩一家适当的救济,帮助其解决父亲部分的丧葬费用,并按政策给予解决城镇居民低保,标准从高不从低。

但是到了下半年,赵志强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出现左侧肌体运动受损,芝山医院及时带赵志强到市中心医院就诊,最终诊断为脑梗塞。

负责调查工作的唐书记告诉记者:赵志强在芝山医院一共待了6年,治疗费用近20万元,再加上殡仪馆保存遗体的费用,现在所有费用加起来差不多有25万元,政府考虑到赵家的特殊情况,已经帮他们减免了这部分的费用,但赵倩却一直不肯同意,区政府这也是无奈。

谢炜麒表示,芝山医院毕竟只是精神病医院,有些综合疾病没有条件医治,我们建议他转到综合性医院去,但转院一定要家属签字。但家属始终不肯转院。

如果家属一直不来办理相关手续,我们就会按《永州市殡葬管理规定》对遗体进行处理。蒋拔群说。

父亲死后,赵倩踏上了上访之路,区、市、省的各级信访部门都被赵倩跑了遍,但始终没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无论是为了多少钱导致父亲走上绝路,但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况且医院方面也存在伪造签名的问题,这样的赔偿我是不能接受的,必须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赵倩告诉早报记者。(稿件来源:人民网)

当天和值班医生沟通过之后,赵倩就走进了病房。当时我看到我爸在吸着氧气,挂着盐水,一直侧身躺在病床上,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心里十分难受,本来打算叫醒他,但后来觉得还是应该让父亲好好休息,不要打扰他,看了几分钟后我就走了。

谢炜麒说:芝山医院毕竟只是精神病医院,有些综合疾病我们也没有条件医治,我们建议他转到综合性医院去,但转院一定要家属签字。当时信访局已经找到了他的女儿,所以一定要他的女儿签字,信访局一直在做家属的工作,但家属始终不肯转院。

据赵倩回忆:当天早上,我接到区商业事务办王主任的电话,说要陪同我一起去看望,随后我便和王主任来到了芝山医院。

2013年7月22日,赵志强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出现排尿困难,讲话比较模糊,芝山医院再次带赵志强到中心医院就诊,最后诊断为神经源性改变、前列腺增生。2013年7月29日,赵志强症状态加重,并出现发热等症状,芝山医院立即请中心医院教授会诊,会诊结果考虑为脑干梗塞。

2013年8月7日23时55分,赵志强由于肺部感染引起了呼吸衰竭,停止了呼吸,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3年8月5日,芝山医院对赵志强下了病危通知书,并交于区信访局。在此期间,信访局曾多次找到赵倩做工作,要求其给予父亲转院治疗,并尽到监护职责,但转院所需的大笔费用,是赵倩一家无论如何也提供不了的,最终,赵志强还是留在了芝山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据谢炜麒介绍,赵志强死亡的这天早上,赵倩曾来医院看过他爸爸。赵志强当时是清醒的,但赵倩就隔着病房外的铁门看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和他说话,随后就离开了。

赵倩不能接受父亲病死于精神病院的事情,2007年他被送到精神病院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为什么治疗了6年后反而死了?

对于政府给出的救济方案,赵倩表示不能接受,当时政府那边粗略地算了一下,包括殡葬费在内一共也只有近万元的样子,现在家中也没有固定收入,就靠我和母亲两个人的低保维持生活,每个月也就400多元,政府说会让我女儿也享受低保,就算那样一个月最多只有700元。

赵倩告诉早报记者,每天晚上,他们一家三口仅靠2台小型的取暖器过夜,条件十分艰苦。现在家中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底楼的门面出租,每个月也就几百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