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幼儿园审批登记注册方面

2017-12-11 16:52

7月11日,石家庄市交警在该市藁城区查获一辆黑校车,这辆核载9人的面包车竟拉了25人,其中23人是三四岁的幼童。经查,这辆黑校车隶属于石家庄市藁城区增村镇北桥寨村一所民办幼儿园,每天行驶路线途经多个村庄。这样随意多塞人的面包车甚至成为农村民办幼儿园的制式校车。

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在农村,即便家长知道幼儿园非法违规,但如果并没有其他可选择的幼儿园,或者有成本、交通等不便,明知是无证幼儿园,恐怕也得硬着头皮去上。河北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相关负责人说。

近年来,随着农村青年大量外出打工,留守家庭面临看养寄管孩子难题,民办幼儿园在农村应运而生。目前,在农村公办幼儿园稀缺的情况下,民办幼儿园已经成为农村的主力军。然而,不少农村民办幼儿园其实是没有办学资质的黑幼儿园。

在民政和工商部门注册的,这两个部门既不负责资格审查,也不负责园所开办后定期的监督和管理,这就导致教育行政部门往往并不了解这些园所的开办情况,或者即便知道这类园所的存在,但因为本部门不是这类园所的审批注册部门,也难以真正做到监管,甚至取缔。范明丽说,多头管理给教育行政部门执法带来困难,审批时多部门有权,行政执法时仅教育行政部门有责,教育部门责大权小,加上管理力量不足,最终导致行政执法流于形式。

因为收费相对较低,庭院式幼儿园甚至是黑幼儿园在边远农村大有市场。河北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农村民办幼儿园教育资源紧张、财力不足、从业人员素质不高,但农村家庭对寄管孩子的要求不高,致使这类幼儿园越来越多。这类没有资质的农村民办幼儿园很难取缔,最大的阻力其实来自于家长。如果取缔这些看护点,农村孩子就没地方上幼儿园、没人管。这位负责人说。

此类事件暴露了涉事幼儿园缺乏规范的管理制度,日常管理松懈、混乱。随车教师清点人数,校车司机检查车辆,幼儿园带班教师致电未请假儿童的家长确认原因,这些环节只要有一个落实了,悲剧就完全可以避免。范明丽说。

女童任某的家长告诉记者,任某父母一年前离异,由爷爷奶奶照顾孩子,至于幼儿园是否具有资质,他们并不知道。据了解,任某就读的天宝幼儿园成立于2012年5月,接送儿童的司机是幼儿园聘用的,司机开的车核载19人,但幼儿园统计事发当天车上共载有21人。

此外,在幼儿园审批登记注册方面,现行学前教育与民办教育相关政策法规规定不明确、不统一,造成实际执行中民办幼儿园可以在教育部门、民政部门和工商部门等多个部门注册,出现审批混乱、批管分离的问题。